招财猫猫

我爱猫猫!!

遇魂

  • 萧炎x林惊羽

  • 铜矿贺文 

  • 一个关于火焰、小桃花和渡魂的故事。




我真的斗不过渣lo了,全文走外链


糖炒栗子、烤鸭和涮羊肉

张保庆一手提着个纸袋子,吊儿郎当地从小胡同儿拐出来,哼着小曲儿喜滋滋地低头往纸袋子里摸出个栗子塞嘴里,还没把栗子皮嗑开就闷头撞在一人身上。

 

“哎呦我去!”张保庆差点一囫囵把栗子整个咽下去。

 

“干啥呀你!”撞上这人还挺高,张保庆皱着眉头摸着脑袋往上瞧,哟,这不杨烨吗。张保庆这下更来劲了,“我看你是成心想噎死我!”

 

杨烨抱着胳膊看他,“我还没说你走路不看路呢,你倒恶人先告状起来了。”

 

张保庆瞪他一眼迈开步就走,嘴里吧唧吧唧接着嚼栗子。杨烨也不生气,悠闲地跟在他后面走两步停两步。

 

“嘿我说杨烨,你老跟着我干嘛呀?”张保庆终究耐不住性子。

 

“呃,没什么,没什么。”杨烨不自在地咳嗽了一下,眼神有点躲闪。

 

张.不省油的灯.保庆顿时狐疑起来,一个劲往杨烨跟前凑,仰头仔细瞧他,“你怎么了,脑子坏了?”

 

杨烨一边侧过头躲开张保庆过分贴近的脸一边抓住他上臂想把人推远点,“你才脑子坏了呢。别,别凑这么近!”

 

张保庆借力后退两步翻个白眼,又摸出个栗子开始剥皮,“小爷还不惜得瞧你那张死鱼脸呢。说吧,到底怎么了?”

 

杨烨迟疑了几秒。“你……想吃前门的烤鸭吗?”

 

张保庆手上动作不停,眼皮都没动一下。“想吃,太贵,没钱。”

 

“我请你吃烤鸭咋样?”

 

张保庆吓得手里的栗子都拿不住了,“哎呦我去,你是良心发现还是被人附身了?你?请我吃饭?”

 

杨烨看他这副见了鬼的表情心里没好气,“你这话怎么说的,小时候我少给你买零嘴了?”

 

张保庆被噎了一下,琢磨一下还真是这么回事,瘪瘪嘴又把话憋回去了。

 

杨烨打蛇随棍上,“去不去?”

 

张保庆心里盘算几个来回也摸不准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本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他把那袋糖炒栗子往杨烨怀里一扔,“去!”

 

两人并肩走了几步,张保庆突然琢磨过味儿来,站住脚步说,“唉我说杨烨,这前门离这儿可远着呢啊,咱俩这么走到那儿那烤鸭店都关门了吧?你请客有没有诚意啊?”

 

杨烨也不理他,径直往前走,“车停在前边儿大街上呢。别磨叽,快走。”

 

 

“诶不是我说杨烨你能不能行啊,自行车儿啊?”

 

杨烨顺手把张保庆扔他怀里的那包糖炒栗子丢进车筐里,蹲下去把钥匙插进锁眼里,头也不抬地怼回去,“我要真买车了你能不知道?”

 

张保庆又被噎了一下,莫名觉得今天杨烨同学战斗力很高的样子。不死心地换个论点又开始挑事,“那一辆车咱俩人咋骑啊?”

 

杨烨已经把铁链锁收好放在筐子里了,拍拍车后座,“我载你。”

 

张保庆白眼翻到天上去,“我不要!你那后座一看就硌得慌!”

 

杨烨无奈地看着他,“那你坐横梁?”

 

张保庆两只胳膊交叉起来护在身前,“你不是要对我耍流氓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咋办?”

 

“你就不能让我载你吗!”

 

“你骑得动吗!?”

 

杨烨摆出事实,张保庆又没话说了。只得一屁股坐上后座,嘴里不死心地念叨着,“就你这破自行车,把那链子在油里泡两天蹬着也费劲!你说你是不是神经病,要是真是没钱换也就罢了,抠门抠到自己身上你可真行……”

 

杨烨懒得理他,一声招呼也不打腿上一使劲就蹬开了,把张保庆吓了一跳,差点摔下去。

 

 

杨烨费劲地一下一下蹬着自行车,突然感觉腰边儿上有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低头一看,张保庆那两只白嫩的小手正贴着他的腰使劲往前探。

 

“张保庆,你干嘛呀?”

 

“嘿嘿,”被发现了的张保庆尴尬地笑了一声,小手不死心地还往前抓,“我想吃栗子,我够不着,你递给我呗。”

 

“不行,”杨烨一手把他的爪子拍回去,“路上吃东西灌风,回头肚子疼。”

 

张保庆奸计未遂,没好气地推他一下,“你怎么跟我妈似的啊!”

 

 

没骑出去两条街,张保庆又抓着后座摇晃起来。杨烨被他摇得心烦,手里抓紧车把也不管用,车头歪歪斜斜地差点撞到马路牙子,干脆一刹车把自行车停了下来。

 

“你又干嘛?能不能老实坐着?”

 

张保庆轻盈地从后座跳下来,“你车轱辘太矮,我这长腿老蜷着,不得劲,我得活动活动。”

 

杨烨一腿支住自行车,“照你这个闹法,天黑前咱们也到不了前门。”

 

张保庆正在那弓箭步压腿呢,一听这话站起来瞧他,“那你说咋办?”

 

杨烨松开车把,把身前空出来,下巴向前抬了两下。

 

“杨烨,你tm不会想让老子坐车筐里吧。”

 

“……我说横梁!比后座高,你那腿就可以伸开了!”

 

张保庆还是不情愿,“我不,那是小姑娘坐的地方。”

 

杨烨拿他没办法,只得拿话激他,“你还在意这个?真是幼稚。”

 

张保庆最恨杨烨拿年龄压派他,果然受不住激,“坐就坐,谁怕谁啊!”说着大义凛然地走到杨烨眼前一屁股坐到横梁上,两条长腿在地上点点,“出发!”

 

 

张保庆在杨烨身前左扭扭右扭扭。腿是伸开了,但是一根棍子支撑着全身的重量,他屁股疼。

 

杨烨没好气地拍了他脑袋一下,“好好呆着。”

 

张保庆不理他,接着试图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扭来扭去干脆放弃,身子往旁边一歪干脆靠到杨烨怀里。

 

杨烨吓了一跳。“你,你干嘛?”

 

“叫唤什么?靠一下又少不了二两肉。”张保庆悠哉地伸手拿过车筐里的糖炒栗子,摸出来一个开始用力捏。

 

杨烨皱眉,“说了不许吃。再说了,你吃栗子吃饱了还能吃进去烤鸭吗?”

 

张保庆正好抠开手里的这个栗子,一听杨烨念叨他直接伸高手臂把剥好的栗子仁放进人嘴里,“快闭嘴吧你。”

 

 

冬天的风还是挺冷的,自行车也确实有点难骑。

 

但是怀里有个热乎乎的小暖炉,嘴里吃着剥好的炒栗子,鼻尖萦绕着张保庆身上的味道。张保庆老老实实地坐着,没再说话也没再捣乱,也像个在锅里被糖浆翻滚着裹了几层的栗子,圆鼓鼓的,甜滋滋的。

 

杨烨一晃神间想起小时候,小屁孩“哥哥”“哥哥”地叫着,缠着他一起跑到离家好远的地方买一袋糖炒栗子,两个人在瑟瑟的寒风中分食完,再偷偷跑回家。有时候张保庆被他妈妈发现,半夜对门还要传来竹笋炒肉的声音,自己躲在被窝里偷偷补作业,一边着急上火心疼小屁孩,一边又忍不住偷笑。

 

想到这杨烨没忍住笑出了声。

 

怀里的张保庆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他笑了,也跟着笑起来。

 

 

“这烤鸭真是不错,”张保庆抹着嘴巴从全聚德走出来,自觉自愿地走到杨烨的自行车旁坐到横梁上看他,眼神里透着狡黠,“杨烨,下回咱俩去东四胡同吃涮羊肉吧。”

 

杨烨看着他笑,“好啊。”

 

 

 






——

摸条小鱼 没头没脑小短文

没粮!!没粮!!!还有人一起嗑吗!!!(土拨鼠嚎叫

 


过敏

一辆稳重杨烨x炸毛保庆突然开窍后的纯情小ceicei

鹰屯cp太好嗑!

 

“喂,你该不会是怕这些吧?”

张保庆毛绒绒的小脑袋凑过来,淡粉色的小嘴狡猾地挑起一边,语带调笑。

杨烨捂着鼻子看他。大货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个不停,鸡飞狗跳声一刻不停地充斥着整个车厢,屁股底下的发动机轰隆隆地震。杨烨觉得脑袋晕乎乎,好像有点晕车。

张保庆得不到回答,凑得更近了一些。他的大腿在空间逼仄的车厢里被迫折叠在身前,整个人像个棕色的小毛球,圆乎乎一小坨,圆滚滚亮晶晶的大眼睛里透着七分狡黠三分纯真。

杨烨只是瞪着他,不说话。

两人对视了一会,张保庆觉得没意思,咂咂嘴又缩回去了。

杨烨觉得自己的症状仿佛更严重了。

 

杨烨就着茶缸里冰凉的水吃了颗感冒药,脸也没洗,把鞋一脱直接倒在了床上。

杨烨累得浑身酸痛,却毫无睡意。折腾了一天,还是没找出谁是内鬼。大家一起并肩工作了这么久,怎么会有人愿意出卖战友呢?为什么?为了钱?还是像邢原野一样,为了权?

我真的了解他们吗?杨烨闭上眼睛。勘探队员们洋溢着热情和笑意的脸一张张从他眼前飞快地划过,他却分不清哪些是真情,哪些是假意。

像电影一样,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身影。眼前的画面突然定格。

修长柔韧的身躯,巴掌大的脸蛋,小脑袋里装着稀奇古怪的主意,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完成。是啊,在整个鹰屯里,他唯一真正了解的,就是这个人了吧……那上挑的眼尾那么好看,却总是不安好心地滴溜溜转来转去,那小嘴吐出的话总是气得人火冒三丈……但是那嘴唇的颜色那么好看,淡淡的,粉嫩嫩的,好像春天刚舒展开的桃花。软绵绵的,亲上去一定软绵绵的……

 

“咔嚓。”窗棂处突然传来微弱的声音。

杨烨突然被惊醒,猛地坐起身来,大声喊出梦里那个名字,“张保庆!”

 

“卧槽!”窗户处摔下一个人影,坐在地上骂骂咧咧地,“这都能听到,你他妈狗耳朵啊!”

杨烨吓了一跳,慌忙下床点上灯。

地上那团模糊的人影终于摸索着爬了起来,正站在那跟感觉不到疼似的使劲拍打身上沾的尘土。

杨烨定睛看去,“张保庆?”

张保庆抬起头来斜乜他一眼,没说话。

他又拍了两下,大爷似的走到杨烨床边一屁股坐下,把一个小纸盒甩到杨烨怀里,“治过敏的,省着点吃。”

杨烨站在床边,一手捏着药盒,一手提着灯,就着昏暗的光一错不错地盯着他看。

张保庆心虽大,却也被盯得有点发毛。“那个……你别多想啊,这是我临走时候我妈非塞我包里的。我说我用不着,她非多事,毛主席说了,要勤俭节约,给你吃了也不算浪费……”

杨烨盯着那张小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脑子朦朦胧胧的画面逐渐变得清楚,他突然觉得自己从未如现在这般清醒过,清醒地明白自己终究想要些什么。

他把灯放在床头,贴着张保庆坐下。“谢谢。”

保庆不自在地扭扭身子,却也没挪开屁股坐远一点。

 

两个人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并肩呆了一会。

张保庆还是控制不住皮一下的欲望,他抬起胳膊肘捅了捅杨烨,“唉,刚才你是不是梦见我了?”

杨烨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张保庆的小尾巴一下子翘到天上去了。

“哈哈,我就知道!小爷我这身轻如燕,没那么容易被听到!是你凑巧罢了!”

杨烨凑近,“溜门撬锁翻窗户,你很骄傲?”

张保庆撇开头,一巴掌呼他脸上把他推远了一点,“你懂什么,这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杨烨把脸上那只手抓下来捏在手心里。张保庆试着撤了两下,都被他牢牢制住。

张保庆被人攥着手,禁不住有些心慌,“杨烨,你,你干嘛?”

“张保庆,”杨烨凑得更近了,“你想不想知道,我刚梦到你什么了?”

 

张保庆被杨烨弄得心里发慌,眨巴着大眼睛不断向后仰,想躲开杨烨逐渐逼近的脸庞。眼见着他越来越近,张保庆伸出那只没被抓着的手猛地推开眼前的人跳下床去,“杨烨你吃错药了吧!”

杨烨紧抓着那只有些出汗的小手,任凭人怎么挣扎都不放开。

“保庆,这么长时间不见,我很想你。”

张保庆愣住了,红着小脸蛋任人牵着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杨烨见他害羞,也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低头看他。“保庆,你呢?你不想我吗?”

张保庆更懵了。杨烨怼他的时候,他有一百一千种花样怼回去;但当杨烨突然温柔起来,他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你在这演什么知心大哥啊你!”张保庆突然大声说道,仿佛在掩饰慌乱和羞涩。杨烨也不恼,真像个看着弟弟闹脾气的哥哥一样看着他,眼里渐渐堆起笑意。他压住张保庆乱挥乱摆的手,一下把人抱进怀里。“保庆,你知道我对你的关心都是真的。”

张保庆被禁锢在一双手臂之间,也安静了下来。杨烨的拥抱是温热的,两只手是滚烫的,像两个小暖炉一般熨帖地拢在他周围,隔绝了鹰屯冬天冰冷寒凉的空气。

杨烨感觉到怀里的身体逐渐放松了下来,便带着他又坐回了床上。张保庆伸出双手回抱住他,像一只回到巢穴后收起利爪的小狐狸。

“我也想你。”杨烨听到他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杨烨清清嗓子。“保庆,我来给你讲讲刚才那个梦吧。”



外链补档





--

我爱保庆呜呜呜


170125胖球队新年联欢直播獒龙大糖总结

听力不好记性不好有偏差和遗漏欢迎补充


①发球比赛之前,崽cue科上场,“继科儿吧继科儿吧” 我们科虎躯一震,“龙队点我!”然后回头说“兄弟我都仨月没练了!”“龙队专治我” 吐槽很多反正他是上去了🙂
②比赛崽上场的时候,科凑到别人的话筒伤对他说 “龙你就把这张纸当大蟒xxx” 此时我已经炸了🙃重点是称呼!称呼!称呼!带着儿化音的“龙儿”!!“龙儿”!!!崽发球的时候刘霸霸还来了一句“对着(当成)继科儿(的那张白纸)发球就是准” 啊我是谁我在哪
③比赛之后龙去上厕所了 然后科在直播间说他先去上个厕所🙃 哦🙃
④最齁的一口糖在崽唱歌的时候
前面大蟒唱南山南科还在下面小声吐槽hh旁边跟他聊天的奶音hin可能是崽
崽上去之前科已经说了好多次“要下了”还说自己“手机没电了”
崽上去刚一开口科就说“龙队标志性的鼻音来了啊” 伴随着“龙队唱得不错”“唱的好!” 崽唱完一段他还给呱唧呱唧😂 中间还有一段把镜头对准崽,要知道蟒和胖唱歌的时候科全程嗑瓜子⋯ 然后 他就 拿起手机 开始录像了🙃嘴角带着笑意🙃那眼神🙃🙃🙃 

⑤崽上台给肖指敬酒 好的道理我都懂因为肖爸在二队带过崽嘛 但是科先上崽后上还是好像儿媳妇敬酒哦


那么 鸡年
依旧是搞不过正主的一年呢 科科